过年掸檐尘

盘踞在脑海里的年味,总是离不开那北风刺骨的严冬腊月与家中忙忙碌碌的景象,每到农历腊月十七、十八,妈妈会在这两天举行颇具仪式感的“掸檐尘”活动。“掸檐尘”,即是家中年前的一次大扫除、大清理。每当这时节,家家户户打扫庭舍尘秽,求个庐宇洁净,干干净净喜迎新年。

小时候,民居大多是三间瓦房,粉墙黛瓦,自然有檐,屋顶大都桁樑结构,是蜘蛛们结网盘踞的最爱之地,一年下来,网落灰尘,谓之檐尘。一到腊月十七、十八,妈妈自己动手,用灶前稻柴拗成草把形状,用长竹竿绑好,头戴布帽,身系饭单,臂着袖套,全副武装完毕,开始掸檐尘。家中每间屋子天花板、檐下、墙角,角角落落,务必全部掸到。

掸去尘灰,还只是大清扫工作刚开了头。家里厨房诸件,这时节被妈妈搬到了场上,锅碗瓢盆,筷勺刀砧,外加“家橱”(即碗柜),全都搬入了院子里,简直像开水陆道场。那时,家家有水井,腊月寒冬,滴水成冰,手已冻成紫芽姜一样,但井水却有灵性,它时时保持零上四摄氏度,触之反而微温,是劳动者们的恩物,用它来洗涮最好不过。洗完厨房,擦窗玻璃,抹家具,扫死角,洗床单……这时节学校已放假,我和小妹找来旧衣旧帽,穿上套鞋,也做起妈妈的小帮手。 玻璃用干湿两种布轮流擦,家橱用板刷刷,床单一起绞……水井上“扑通扑通”的水桶下井声不绝,脚上的套鞋又冰又冷,而我们的脸庞红扑扑热乎乎,年味其实更来自全家齐心协力迎新年的那份忙碌、紧张,甚至像饭锅微焦时一点点的焦虑感,你的心头洋溢着的,是“奔头”。

时光邅递,社会飞速发展,我们早已挥手作别农家小院。农历腊月十六,我在微信上给保洁公司递话:“明天天气不错,请老板娘安排工人来我家擦玻璃吧!”

滴水檐,吊在檐下垂着丝的蜘蛛,以及它们的“八卦阵”,全都随着时光列车飞速驶去,已成为记忆中想努力抓取的模糊影像。办了保洁年卡,家中保洁一周一次,周周新,月月新,无檐尘可掸,但是,擦玻璃,擦灯具,洗窗帘……年底大扫除“掸檐尘”的风俗依然保存。洗窗帘,递凳子,取爪钩,之后扔进洗衣机,六套窗帘一缸一缸地洗,洗完,直接再挂上窗户,反正晾着也是晾着……另外,大清理的保留项目是扔旧物!那几天,必定和先生、孩子一起,亲自动手整理家中杂物,过期药品,过时衣物,过期零食,各种USB数据线,瓶瓶罐罐……掸檐尘之日,也即一年来一次彻底的断、舍、离。许多可有可无物品的存在,也许是积习所在,也许是束系着曾经过往生活记忆的能量。掸檐尘之日,大清扫,大整理,边扔边整,有记忆的物品,手机拍个照再扔,扔着扔着,仿佛生出一种痛快来,豪气万丈地扔了,像把壅塞生活中的疲惫、杂乱和烦燥,彻底地扔去了一般。

腊月十七、十八之后,家中窗明几净,窗纱柔软轻拂,橱格整洁,置物有序。年,原来需要条理、秩序、整洁、明净的映衬。“十七、十八,越掸越发”,有了掸去,拂了,对旧年旧物的驱赶摒弃,才有又一轮的一元之始,以及新生力量的生生不息和万物竞发……

人生短暂,不要让自己活得太累,挤不进的世界,不要硬挤,难为了别人,作贱了自己;做不来的事情,不要硬做,换种思路,也许会事半功倍;拿不来的东西,不要硬拿,即使暂时得到,也会失去。我们只有咬紧牙关,用脚步丈量路途,用汗水辉映阳光,管它山高水远路长,前面就是心的方向。坚强是我们心灵的壳,维护着我们的脆弱。纷扰的尘世,冷漠的空间,我们唯有选择坚强,才能抗拒诱惑与寒流的侵袭,给精神一个支点,给心灵一个家园。你不坚强,没人替你掩饰忧伤。不能强迫别人来爱自己,只能努力让自己成为值得爱的人,其余的事情则靠缘分。

(责任编辑:缨璃)
温馨提示:
1、本篇过年掸檐尘源自苦读书网,作者是浦敏艳,发表此文章仅为个人收藏、分享知识需要,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
2、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网址:http://www.92379.net/a/doc/2021/01/217.html
3、本文内容为作者浦敏艳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发表平台,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章
    来源:空山落叶作者:李根柱 日期:2020/12/24
    序曰 小浪底原本是紧靠黄河南岸一个小山村的名字,也是一个古老的渡口。小浪底扼守陕晋豫黄河大峡谷的出口,黄河从孟津白鹤镇开始筑堤,堤坝直达黄...
    查看更多>>
    来源:阅读立身网作者:周火雄 日期:2021/01/04
    记住这段历史,记住这片朴素的土地和人民,民族才有希望。...
    查看更多>>
    来源:在远方作者:娄炳成 日期:2020/11/22
    时光悠长而静好,漫过花海流云,蝶舞霓裳,将一季繁花飘落成一地清香,那开满庭院的菊花,淡雅从容,仪态万方,此时方知,秋已深深。...
    查看更多>>
    来源:苦读书作者:心依旧 日期:2020/12/15
    这大鹏,就如古代那些高级官员身边的混蛋亲戚,仗着官员的势,在外面胡作非为。...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