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的寒月明亮的让人入迷

一月当空,挥洒清辉,将阡陌山川、土地河流包了一层透明的浆汁,勾上了一轮银色的边际。山不动、地不动、河不动,连徐徐降落的寒霜,也悄然凝滞。

北方的寒月,就这般悬在我的头顶,泊进了我的眼睛里。

一直以来喜欢月,北方的月让我入迷,都说月是故乡明,而北方的寒月更加明亮。

天寒,澄明了夜空,月少了雾气、霾气的阻挠,自然透亮满满地传达自己的元气。

北方的月亮

我是在四月环山的凹地仰望一轮月的,如在井中,用眼睛倾听月辉落下的沙沙声。寒月有声,若一思念远方情侣的女子的自言自语,带着深情,也有些许的愁怨。井中望寒月,天空不大,月却广阔,有着莫名的深意和况味。

少年时,也正是这样的时间,我的母亲搂着我,对着窗户望月,一盏油灯早已熄灭了,洞穴般的房子被月点亮。母亲和我说广寒宫里嫦娥和玉兔的事,如是真实的发生,让我幼小的心中对月留下了深刻的向往。

故乡的月在冬天里是寒意的,所布下的微笑也是疲倦而拥有黄土般的气息。天上的一轮月很远,地下的一轮月泊在门前浪田的垄沟,很近。所谓浪田,是割了水稻的田,回灌了水,等待来年春天再耕作。天寒,浪田结了厚厚的冰,唯垄沟因水禽过夜,闹来闹去,水仍活着。月就泊在这活水里,水禽一闹腾,月碎,过会碎了的月又走到一起。我想抓只水禽,母亲对我说,好好睡一觉,夜里冰结实了,水禽被冻住,早晨去拣吧。我突然担心,月可会被冻实了?

早晨起来,垄沟里一泓水依旧,月早不见踪影了。

有时真的很无奈,如今嫦娥奔月了,广寒宫的童话,还有人相信吗?“冬至后,月养魄于广寒宫。”“夜深星月伴芙蓉,如在广寒宫里宿。”等传说妙句,都得夹进厚厚的故纸堆里了。得与失,如此的现实。如若能够选择,我还是愿意,广寒宫神秘的面纱,永远不被撩开,给更多的人留下“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的妙然之境。

北方的月更硬朗些,严寒中的月亮,似乎有着个性的棱角,在浅落处雕刻,在悬挂处着力。河流和湖塘都厚厚地结冰,月喜泊水,而此时已寻不到去处,月就在冰面上弹跳来弹跳去,好像非得把冰凿穿了,深深地潜行进去。在寒月的弹跳中,一串串月辉,裂变为碎银,烁烁地散发彩华。我在河边望月,蓦自想起李白大醉而捉月的故事,水中捉月难,冰面上捉月会如何?厚冰如镜,估计能照透寒月的前世和今生。

寒月在北方的树梢悬得沉稳,静气弥漫,向周边慢慢地扩散。一棵有些年头的紫玉兰,收紧了所有的浪漫,静静享受寒月清辉的拂照。紫玉兰是有心思的树,她如笔的花蕾,打开了,就在天空书写自己的烂漫与自由,而这心思是由来已久的,寒月的清辉应是她最早贮藏的汁墨。紫玉兰枝头的巢沐浴在月辉里,一对喜鹊恩爱,它们吻颈而眠,寒月为枕,睡得沉实。恩爱作伴,寒冷算不了什么。

寒月在北方大地上一泻千里,走在寒风里,举头望月,月辉一缕缕贯穿进我的皮肤,而后注入心跳,融进血液。我有太多太多的感触,寒月是北方大自然的造化,它是寻常之物,也是美丽之景,是美丽的点缀,更是美好的生成者,在清朗的月下,该有多少曼妙的事情在发生?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而在北方举首望明月,往往就把此地当成了故乡。

将目光跃上山巅,又会惊艳,古长城在月色里蜿蜒,将天气的冷、月辉的寒,编织成一条随风而动的长龙……

寒月姣好,这好是清纯的好,北方的好。

早晨我被鸟们吵醒,忙着去拣拾月留下的踪迹,难得的是月依然挂在天空,而太阳已喷薄而出。

日月同辉,寒月即将淡出。

每个人都有自己鲜明的主张和个性,不要识途去改变他人,同样,也不要被他人所改变。改了,就不是自己了。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生幸福;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场心伤;在错的时间,遇见错的人,是一段荒唐;在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是一阵叹息。所有的悲伤总会留下一丝欢乐的线索,所有的遗憾总会留下一处完美的角落。

(责任编辑:风云再起)
温馨提示:
1、本篇北方的寒月明亮的让人入迷源自阅读立身网,作者是张建春,发表此文章仅为个人收藏、分享知识需要,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
2、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网址:http://www.92379.net/a/doc/2021/01/199.html
3、本文内容为作者张建春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发表平台,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章
    来源:阅读立身网作者:周火雄 日期:2021/01/04
    记住这段历史,记住这片朴素的土地和人民,民族才有希望。...
    查看更多>>
    来源:苦读书作者:心依旧 日期:2020/12/15
    这大鹏,就如古代那些高级官员身边的混蛋亲戚,仗着官员的势,在外面胡作非为。...
    查看更多>>
    来源:在远方作者:娄炳成 日期:2020/11/22
    时光悠长而静好,漫过花海流云,蝶舞霓裳,将一季繁花飘落成一地清香,那开满庭院的菊花,淡雅从容,仪态万方,此时方知,秋已深深。...
    查看更多>>
    来源:空山落叶作者:李根柱 日期:2020/12/24
    序曰 小浪底原本是紧靠黄河南岸一个小山村的名字,也是一个古老的渡口。小浪底扼守陕晋豫黄河大峡谷的出口,黄河从孟津白鹤镇开始筑堤,堤坝直达黄...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