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疼痛的情爱多重奏

​——读《山有木兮木有枝》有感

关于这本散文集,杨明森先生在新书发布会上说,这是一本生态散文,生态文学作家李青松为这本书写了序。他说,我想把蓝虹定义为生态散文作家,蓝虹作品的典型意义在于,生态散文的灵魂是人性,生态散文的气象是山水,生态散文的源流是生活。

看书名《山有木兮木有枝》,应该是生态散文,但是我读出的却是爱情故事。一个古老爱情故事,一个现代爱情故事,一个古老山寨与现代世界的爱情故事,一个现代人之于古老山寨、现代世界的爱情故事。

古老的爱情故事。“山有木兮木有枝”,是《离骚·越人歌》里的一句诗,讲的是一个凄美幽婉的爱情故事。湘江边上,一个越族女子撑船戏水、逐鱼江上,偶遇一位汉家王子请她渡河。越女对王子一见倾心,反复吟唱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越女该是西施一样的美女吧,然而王子却陶醉于湘江月色而不见美色。越族女子的歌声应该也深深打动了王子,虽然语言不通,听得久了,王子自然知道了越女的爱意,但是王子心里装着江山湖海呢,怎么可以耽搁在这情爱之间?渡过河去,王子就要离去了,眼看爱情倏然而去,越族女子终于忍不住扑向王子拥抱了他。然而无奈,深爱,留恋,心痛,不得不任王子离去,只留下一曲孤寂的缠绵。

恋而失爱,爱而不得,这也许更见爱的疼痛。

现代爱情故事。在美国,一位女子用古琴弹奏爱意绵绵的《越人歌》,从爱恋弹奏到失恋,从失恋弹奏到臆恋,最终,也没能弹回来杜鹃啼血的爱情,爱意绵绵遂成恨意绵绵。命运让一位文学女孩和一位理工男孩相遇在一所合租的房子,朝朝相别,暮暮相见。文学女孩爱上了理工男孩,心却被薄薄一堵墙、一道门,隔在了天地之间。女孩夜夜弹奏“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男孩听着,似是不知,又非不知。两颗心疑惑、猜测,猜测、疑惑,却都不敢确定是否相爱。感恩节时,两颗心千山万水走过墙和门,终于面对面了,然而女孩自卑,男孩迟钝,最终失之交臂。男孩要走了,女孩忍不住拥抱了他。从此夜夜弹奏《越人歌》,空等男孩归来。

爱上只需一分钟,忘掉却需一辈子。这是怎样一种爱之深痛。

古老山寨与现代世界的爱恋故事。据说畲族山寨是越人后裔,但山寨已不是越女的山寨,也不是越人的时代。山里和山外发生的恋情,是古老世界与现代世界的恋情。山里也许还唱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山外却以不同的心态听着这“木枝恋歌”。生态保护者倾向于保留一个原生态的山寨,现代发展者倾向于开发一个现代的山寨。畲族山寨选择走向现代世界,于是在原生态的绿色里,工业的钢色进来了,现代的银色进来了,电光的亮色进来了,污染的黑色也进来了。多年之后,发展起来的畲族山寨站在现代世界的高地回望来路,却突然发现,那个祖祖辈辈、纯纯粹粹的绿水青山不见了。选择了一个世界,却丢掉了一个世界,而丢掉的那个世界,已回不去了。

看着血脉里那个世界越来越远,又是怎样的一种逐梦的隐痛。

现代学者与古老山寨、现代世界的情爱故事。作为现代金融学学者,蓝虹说她是最后一代畲族人。古老爱情故事是她先人的故事,现代爱情故事是否是她自己的故事?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蓝虹散文表达的感情无疑是真实的,是蓝虹在这个大时代,从古老故乡走向现代世界又从现代世界反观古老故乡的爱与情感。是她与两个世界相恋的故事,一个是古老的畲族大山,她的故乡;一个是崭新的现代世界,她的事业。对她而言,从大山走向现代世界,她深爱大山,也深爱现代世界。对故乡而言,现代世界吸引着山寨,山寨向往并走向现代世界。当她和故乡追逐着现代世界时,回头看曾经的故乡,大山不是原生态的大山,山寨也不是原生态的山寨,畲族不是原先的畲族,舞蹈山歌爱情也都已不是原先的样子。于是,蓝虹有了一种惆怅、一种忧伤、一种深憾。

爱在此,忧也在此。作者温暖的叙述激起的是一种深刻的忧患。

应该说,这惆怅这忧伤这忧患,不是一个人的,也不是一个寨子的,而是许多乡村和许多人的。许多乡村走向现代世界,许多大山拥抱现代文明,想要古老的生态世界,又想要现代文明世界,这是一种矛盾。

面对这矛盾,蓝虹选择了绿色金融,这也许是蓝虹找到的可以融合原生生态与现代世界、传统文明与现代文明的方式。绿色是她的情爱、精神、灵魂,金融是她的支撑、桥梁、道路。

这是一本情爱之书、大爱之书。由人类生态之爱到自然生态之爱,从这个意义上,无疑是一种生态文学了,是洋溢着世界之美和情爱之美的生态文学。

简单的事情重复做,你就是专家;重复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赢家。不保留的,才叫青春。不解释的,才叫从容。不放手的,才叫真爱。不完美的,才叫人生。成熟的人不问过去,聪明的人不问此刻,豁达的人不问将来。

(责任编辑:逆袭)
温馨提示:
1、本篇温暖疼痛的情爱多重奏源自心灵拷问网,作者是景平,发表此文章仅为个人收藏、分享知识需要,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
2、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网址:http://www.92379.net/a/doc/2021/01/182.html
3、本文内容为作者景平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发表平台,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章
    来源:在远方作者:娄炳成 日期:2020/11/22
    时光悠长而静好,漫过花海流云,蝶舞霓裳,将一季繁花飘落成一地清香,那开满庭院的菊花,淡雅从容,仪态万方,此时方知,秋已深深。...
    查看更多>>
    来源:阅读立身网作者:周火雄 日期:2021/01/04
    记住这段历史,记住这片朴素的土地和人民,民族才有希望。...
    查看更多>>
    来源:苦读书作者:心依旧 日期:2020/12/15
    这大鹏,就如古代那些高级官员身边的混蛋亲戚,仗着官员的势,在外面胡作非为。...
    查看更多>>
    来源:空山落叶作者:李根柱 日期:2020/12/24
    序曰 小浪底原本是紧靠黄河南岸一个小山村的名字,也是一个古老的渡口。小浪底扼守陕晋豫黄河大峡谷的出口,黄河从孟津白鹤镇开始筑堤,堤坝直达黄...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