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黄河鱼讯 > 捕鱼新闻 >

美味的野生鱼--童年记忆中那挥之不去的味道

发布时间:2017-03-29 作者:酒店战士2012 来源:天涯论坛 点击:

本文转自天涯论坛上的一篇写小时候在长江捕鱼的印象和吃鱼时美味的回忆,俺们感觉与黄河边上长大的很多人的感觉和回忆差不多,所以转载过来大家共赏。只是人家是长江边的城市,我们是黄河边上的农村——孟津县。
 
我的家乡在江苏长江江畔的一个小城市-靖江,我小时候也一直在这个城市的农村生活,那时候家家门前屋后都有小河或者池塘,莲藕芦苇、菱角池塘,野鸭和水鸟随处可见,水也很清澈,一片自然的水乡风光。每到夏天的时候,我们这些农村的孩子几乎都是在河里度过的,摸鱼捞虾,捡蚌采菱角,大人们忙着地里干活,也懒得关注我们,任由我们自*由的在河里玩闹,夕阳西下了一群孩子才从河里爬上岸屁颠颠的回家。
那时候农村除了种地也没有什么谋生的出路,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所以我爷爷从小就学会了捕鱼,而且一捕就差不多一辈子,那时候的鱼真的是多啊,好多的品种现在也都没有了,他捕鱼的主要地点就在我家房子的旁边,那里是一条流往长江的大河,大约有30多米宽。爷爷抓鱼和现在乡下那些没有人性用电瓶电鱼的人是不一样的,他用的网我们叫做扳网,扳网永久固定在河水里,正方形的,大约有20多米见方的样子,平时一头的一小半露出水面,大部分沉在大河里,爷爷在岸边吸着旱烟,静静的观察着渔网上方的水面,当水面有涟漪或者一点我根本觉察不到的动静的时候,他会迅速起身走进旁边的鱼棚子,通过木制的绞盘,用杠杆和绳子把整张渔网抬拉出水面,一边开始扳着绞盘,他会一边高兴的说:“是一群什么什么鱼上网了”,够神奇吧,他只是看了水面的涟漪就知道来了一群什么鱼,
那时候经常出现的鱼群主要有鲢鱼、青鱼、草鱼、鲫鱼,一般一网扳上来都是7-8条,中间还混杂着鳗鱼、泥鳅、银鱼、针嘴鱼、桥丁鱼、河虾、小龙虾、河蟹、青蛙等鱼虾,那时候的鱼非常的便宜,一般都是几毛钱一斤,要是遇到下大雨河水暴涨浑浊,河巷湖塘的鱼都往大河里流窜汇聚的话,捕捞量大了就更加便宜了,可能就几分钱一斤,我记得大河虾是最贵的,有几块钱一斤呢,但是捕捞量很少,奶奶总是把大河虾寄养在河边的鱼笼子里,攒到几斤了或者价钱合适的时候再拿去镇上市场卖,其他个大的鱼平时也都是用一个个笼子寄养在爷爷鱼棚下面的河里,每次我总喜欢在河边等着奶奶去镇上卖鱼回来,她总会给我带个馒头油条之类的回来。
那时候就盼着下暴雨,每次雨后的几天都是捕捞的丰收期,河水暴涨的都快淹到岸边高处的鱼棚了,鱼也被浑浊的河水呛的到处乱串,有的时候都跳到岸上的草地里,我们那时候最喜欢在这个时候和一群小伙伴到田里去抓鱼,田里沟里路上到处都是水,鱼也游了上来,我们每天放学的路上都有不小的收获呢。家里这个时候也会忙碌起来,全家把能装鱼的家伙都捣腾出来,水缸、大木盆、甚至脸盆都养着鱼,记得家里总有几个大缸,奶奶在缸里铺上少量的干土,那是用来寄养螃蟹的,螃蟹实在是太多了,每次爷爷和父亲起网里面总会夹杂着少则几只,多则几十只大大小小的大闸蟹,价格也贱的要命,如今因为做了酒店这个行业,每次看到客人们小心翼翼仔细的吃着螃蟹我就想到小时候自己吃螃蟹那一幕,他们永远也想不到我小时候是怎么吃螃蟹的,一般都是起大水的那段时间,螃蟹就几分钱一斤,家里大人都懒得去市场卖螃蟹,怎么办呢?只能自己吃,妈妈用大锅一下煮个一大脸盆,夏天的晚上全家就坐在院子里一边驱赶着蚊子一般啃着吃,那时候一点也不觉得这野生的大闸蟹有什么好吃,也料想不到几十年以后有那么昂贵的价格,蟹脚是没人吃的,扳了直接扔掉,只简单的啃几口蟹黄和蟹肉就草草扔了,那时候吃这东西的人都嫌麻烦,最懒得吃的就是大闸蟹了。
每次大水后,大人们都把大号的鱼寄养在家里或用鱼笼子沉在河边,等价格合适的时候再拿去市场卖,那些剩下的小鱼(一斤以下的)就只能自己吃了,我们这叫做小杂鱼,怎么杂呢?大约有20-30种吧:小河虾、黄道士鱼、丝黄皮鱼、小回鱼、小毛刀、小鲈包鱼、嘎鱼、泥鳅、小鳝鱼、小鳗鱼、鲫鱼、小白鲢、刀鳅、赶枪鱼、沙踏皮鱼(像鞋垫一样,也叫草鞋底鱼)、小乌青鱼、小花鱼、麻花童鱼、银针鱼、、、、、如今好多种都消失绝种了,现在想起那个鲜美啊,当然,当时的我是不觉得好吃的,还十分讨厌吃,那时候最盼着有肉吃,但那个年代家家都穷啊,也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尝到猪肉味,每次放学回家,妈妈不是做的鱼汤就是红烧鱼一大盆,长年累月就吃鱼,贯穿了我整个童年和少年时代,记得当时的镜头是这样的:我吃饭时经常抱怨又吃鱼,妈妈不理我,但是也跟着抱怨,她抱怨的是天天做鱼调料用的太厉害了,其实现在想想妈妈做鱼也舍不得放什么调料,那时候没有味精,糖在那时候是奢侈品,我估计她那时候肯定是舍不得放的,无非就是放小量的油和盐了,可是就这样简单的渔家烹饪法,我现在回想起来还是鲜美,那种鱼的鲜美和如今我们经常品尝的海鲜的鲜美是不一样的,古人说:治大国如烹小鲜,这里说的小鲜就是指的这些小野鱼了,和现在市场上卖的养殖的喂饲料、高密度死水养殖的鱼的味道口感那是没有可比性的,简直天壤之别。老家那如今工业发展十分迅速,老乡们也都生活富裕了,但是环境也被破坏的很差,河里流的是黑水,夏天都发臭,很多原来的河道和湖泊也被填埋消失了,即使现在在乡下河里或长江里捕捞到的野生鱼,但由于水质和生长环境改变的原因,那口感和味道还是大打折扣的。
我是苏北,你讲的和我们那边差不多,小时候最喜欢去捉鱼了,我们那有一种就是用渔网用几根竹竿围起来的,留着一面,放入水里,捕鱼人用一只脚打水,受了惊吓的跑到竹竿围的网针里面,捕鱼人感到有鱼进入的话,就提起网。。。。。好怀念小时候,只要是夏天下的大雨,路上都能捡到鱼,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下雨天去捉鱼了,可是现在的人用电去捉鱼,大的被捉了,小的也被电死了,一般的野河里基本是没有野鱼了。我们的后人无法体会我们小时候的那种快乐了,对他们真是不公平。。。
记得我小时候捉小龙虾,简单的很,就是一根棍子上及一条绳子,绳子上拴着蚯蚓之类的,放入河里,小龙虾闻到腥味就会过来吃,龙虾的警惕性很差,吃的时候用它的钳子抓着诱饵不会松,你可以很轻松把它提上来,直到把它放入桶里,它都不会松手。。。。。可是后来吃龙虾的人多了,很多人就想出很多办法来捉,虾兜子,虾笼子,以至于后来发展用农药,这种药就是速灭杀丁,只要一小支,对上一瓶水,撒入河里,沟里,鱼虾对它的反映很强,会浮出水面,而且失去知觉,甚至死去,人们可以轻松的捕获。就是因为农药以及利益的趋势,疯狂的补虾,导致野生小龙虾的几乎灭绝,而且现在河水污染严重,野河里面鱼虾基本绝迹了,很难迟到小时候的那种美味,以及小时候捕鱼捉虾的那种快乐了。。
老家靠近长江很近,偶然也有河豚会从长江里游到内河里来被捕到,但是每次量都很少并且不经常有,每次也就一两条的样子,大人们也把河豚寄养在笼子里,等攒多了就经常喊村子里一些同族的人来一起吃,或者是家里来亲戚的时候,为什么平时不吃呢?不是因为河豚难以抓到,是因为抓到也不敢自己烧,记得那时候村子里的只有一个老厨子敢烹饪,常人是闻之色变的,古人说“拼死吃河豚,打耳光也不丢”,那是一点不假的,家里每次捕捞到河豚都是请村里的那个大伯来做,(主要是那时候长江里太多的野生河豚了,市场上很多并且一般人也不敢做也就很少有人买,所以爷爷捕到河豚也卖不掉,才轮到我经常有口福吃),每次请大伯来做河豚都是很神圣的时刻,大家又期待又紧张(至少我是这样的),为什么期待呢?河豚那个香啊,毫不夸张的说:我家在吃河豚,即使把门窗都关上,隔壁左右邻居至少3家都可以闻到河豚那特有的醇厚的浓浓香味,所以每次家里吃河豚,妈妈都要去喊左邻右舍来吃,省的人家摸上门来却没请他们导致尴尬,每次做都是一大锅河豚红烧草头或者河豚烧青菜,那厨师大伯先吃一筷,爸爸和爷爷还有一些同族的长辈在故意倒酒闲谈却不动筷子,我后来慢慢才知道是在等那厨师大伯在试吃,等十分钟大家感觉没事了才敢大快朵颐。
因为工业污染和过度捕捞,现在的长江里已经很少有捕捞到野生河豚鱼了,更别说老家屋旁边那条流着工业污染的臭水河了,野生河豚现在是可遇不可求,或者是有市无价,渔民在长江里每月能抓到1条就运气不错了,渔船靠岸的收购价就2-3千一市斤了,流到酒店餐桌的话都要上万了,所以现在市场上的河豚都是人工养殖的无毒价低的河豚,当然,大毒大鲜,养殖的无毒河豚和野生的剧毒河豚的口感也没有任何可比性的,我虽然已经改行不做酒店管理,如今从事经营长江江鲜美食传播的公司,每年把无数的长江江鲜和河豚销往全国各地,但是我自己也很多年再没有品尝到野生河豚了。
长江里面还有一种如今是天价的稀有鱼:刀鱼,刀鱼是季节性的洄游鱼,形状就像一把银白色的匕*首,只有在每年清明节的前后才有,就今年春天刚上市的价格已经达到2500多元一市斤了,并且供不应求,每条一般也就2两左右,个大的价格更加离谱,渔民如今已经很难捕捞到。小时候每到这个季节,我家屋旁的大河里也偶尔会有少量的刀鱼被爷爷捕到,但是个头都很小,我们这叫做毛刀鱼或者猫刀鱼,顾名思义,那时候是猫吃的贱鱼,我小时候对刀鱼的印象不太深,可能是因为那时候刀鱼也只是无数种杂鱼里的一种吧,不足为奇。只记得每年产刀鱼的季节,长江边的职业渔民们会用长竹篮子一筐筐的挑着满满的刀鱼去各个村子里面叫卖,价格很便宜,渔民们没有田,所以也可以用小麦大米或蔬菜和渔民换刀鱼,我家因为鱼很多,记得倒是一直没有换过。
刀鱼和河豚、鲥鱼在我后来进城去酒店工作后才知道原来是著名的长江三鲜,但是唯独鲥鱼我一直想不起来,好像那时候河港里没有看到,小时候也没有见到过长江鲥鱼,如今鲥鱼已在长江里面绝种好多年了,市场上流通的全部都是价格不菲的人工养殖鲥鱼
爷爷奶奶一直捕鱼到六十多岁,用捕鱼的微薄收入,辛苦一辈子抚养了我父亲和另外5个姑姑叔叔长大成人,直到十几年前,那时候爷爷还在一直捕鱼,但是后来河水越来越脏,鱼越来越少,爷爷奶奶的年龄也越来越大,我和姑姑们才把他们从老家接到城里颐养天年。爷爷奶奶和父亲前几年已经相继去世, 老家的房子听说最近几年也要拆迁建工厂了,环境越来越差,屋旁的那条流着臭水的大河也越来越窄变成了小河,也许有一天连这条养育我的大河也会消失掉,老家的样子已经面目全非,再没有那生机勃勃的鸟语果香荷塘湖泊了,到处都是冷冰冰的水泥建筑和工厂,原来留给我的美好童年和那野生江鱼的美味也许最后都只能保留在记忆里了。
 

    相关文章Related Articles

    • 看春日花开如笑

      2017-04-05

      看花天,就是看花儿们在笑,在风里笑,在斜斜的细雨里笑,在阳光与蜜蜂的翅膀下笑。...

    • 洮河水秀洮砚更美

      2017-03-08

      改革开放逢盛世,洮河水秀洮砚美。如今,精品洮砚畅销海内外,洮砚乡则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民间雕刻)之乡...

    • 沁园春.黄河

      2017-03-14

      青海高原,约古宗列,东流蜿蜒。 看黄河母亲,华夏文明;炎黄子孙,民族摇篮。 青铜文化,四大发明,辉煌历史尽展现。 治黄河,屡兴修水利,苦瘠良...

    • 渔民撒网抛网捕鱼全过程

      2016-09-05

      要想在黄河浅滩上捕鱼,这可是个技术活,撒网撒不好,网撒不开是不行的,鱼网湿水后变得很沉重,所以说还是个力气活。 只有掌握了抛网的要领,才能...

    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就请分享给身边的好友吧


    分享成功还有机会获得精美礼品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