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东方的船,船开不等岸边人

船开不等岸边人

历史上,中国通往世界的道路有两条。一条是陆路,一条是水路。

这陆上道路,自长安城或洛阳城出发,穿越河西走廊,穿越塔里木盆地,翻过帕米尔高原或天山,进入费尔干纳盆地。从号称世界十字路口的中亚名城撒马尔罕分路三条,主路应当是翻越兴都库什山,进入伊朗高原,进入土耳其,而后进入地中海沿岸。第二条是翻越高加索山脉,顺伏尔加河抵达莫斯科,而后四散而开,抵达波罗的海、北海、地中海、大西洋。第三条是从撒马尔罕顺阿姆河谷抵达阿富汗喀布尔,而后进入尼泊尔,而后顺印度河抵达阿拉伯湾,或顺恒河抵达孟加拉湾。

水路呢,最大的商埠港口是泉州,另外还有福州、广州、青岛,内河码头还有扬州、南京、杭州等。当年广游五印、西行求法第一人法显和尚,就是陆去海还,从长安城草堂寺(草堂寺当时还叫“大寺”,鸠摩罗什入驻之后,作为皇家寺院,易名草堂寺)出发,走我上面说的第三条陆路,而回程,则自加尔各答登500商人商船,船行八个月后,至青岛登岸。高僧登岸,商船继续行走,入长江口,在南京大码头卸货。昔年,在那历史的迢遥岁月中,中国人的船只,从太平洋而印度洋,而大西洋,叩问世界,向世界带去中国的消息。

2018年的秋天,我用了整整70天的时间,走完了上面所说的陆路。“丝绸之路万里行”活动,是陕西卫视为主组织,我为文化大使。我们自西安出发,穿越千山万水,最后抵达英国伦敦。绕了地球半个圈还多,将丝绸之路走个通透。

丝绸之路是100多年前一个叫李希霍芬的德国地理学家命名的,后来得到了普遍认可和广泛使用。这条道路以前的名字叫“西域道”。那位凿空西域的大人物是我们的乡党张骞。汉武帝封张骞为“博望侯”,“博望”的意思大约是说:感谢先生,你的行走叫中国人知道了,世界原来如此之大!

欧洲大陆和亚洲大陆是一个完整的大陆,并没有一个明显的地理分界线,欧洲大陆最西端在葡萄牙的首都里斯本郊区,那里有一个伸向大西洋的海角,叫罗卡角。罗卡角上竖立着一座十字架方尖碑,上面写有“陆止于此,海始于斯”八个大字。广袤的欧亚大陆到这里就停止了,浩瀚的大西洋从这儿开始。大陆的最东端,当在俄罗斯东北部楚科奇半岛最东端的杰日尼奥夫海角。

那么欧亚大陆的分界线在哪里呢?现代地理学认为,长达2500公里的乌拉尔山脉是欧亚大陆的分界线。历史上乌拉尔山脉曾是一个凹陷的地槽,在大约2.8亿年前的时候,地槽突然增高起来,形成一座北至北冰洋、南达里海、边缘部分抵达哈萨克草原的庞大山脉。那情形,就好像人的身体此处有一道伤口,在痊愈的时候皮肤长出来,反而结好的伤疤高出了皮肤本身一样。

在我的欧亚大穿越、丝路万里行那充满艰辛、充满苦难的行程中,我当时还没有获得关于乌拉尔山这个地理知识,因此我一路走来,寻找欧亚大陆的分界线,最后,我来到里海边上,感觉应该是它。

登上从土库曼巴什前往阿塞拜疆巴库的白轮船,我站在岸边,做了一期视频直播。我自诩是一个世界公民,我把自己站成一个路标,然后挥手指向东方,告诉人们东方是亚细亚,然后又挥手指向要去的西方,告诉人们西方是欧罗巴。

站在亚欧大陆之交的那一刻,我突然产生一种想法。在我的几千万字的文学作品中,精选出一些简短文字,编出一本英汉对照本的书籍,从而献给东方和西方的亲爱读者。

这本书的名字叫《来自东方的船》,船舱里装满了东方人对世界的看法。船扬起帆,它从西安出发,驶向世界。在中国人的叙述语境中,“船”这个字,除了世俗的意义之外,在佛教的经典中,它叫“般若之舟”,是智慧之舟。大乘佛教的“乘”,就是运载工具的意思,当然船也属于运载工具。小乘度己,大乘度人,由此岸及彼岸。

我小的时候在老家居住。老家村子在渭河老崖上。这里是个小小的高家渡渡口。那时的艄公是我的表叔,他经常穿一件老粗布对襟棉袄,腰里扎一条丈二长的腰缠,裤角扎起。表叔常常站在船头上,把篙尖往岸上一戳,篙把往怀里一窝,身子高高地腾空跳起,篙身一压船帮,船身一个倾斜,就开始动了。表叔这时高叫一声:“船开不等岸边人!”

《来自东方的船》(中英文对照版),这艘来自东方的“般若之舟”已开始它的里程。希望这本书在欧美普通家庭的书架上占有一块位置。我一直确切地知道,在那些书架中,一直留有一块位置,等待一个中国作家的作品。

年少时候,觉得孤单是很酷的一件事。人生有时候需要沉淀,要有足够的时间去反思,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完美。当你不再急于否认错误时,你就学到了重要的一课。再长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成功的时候,不要忘记你的过去;失败的时候,你要忘记你还有未来。

(责任编辑:逆袭)
温馨提示:
1、本篇来自东方的船,船开不等岸边人源自励志网,作者是高建群,发表此文章仅为个人收藏、分享知识需要,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进行删除。
2、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网址:http://www.92379.net/a/doc/2021/01/218.html
3、本文内容为作者高建群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发表平台,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相关文章
    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任淡如 日期:2021/09/21
    坏壁题诗已五年,故人风物两依然。定知来岁中秋月,又照先生枕麯眠。更邀明月说明年,记取孤吟孟浩然。此去宦游如传舍,拣枝惊鹊几时眠。...
    查看更多>>
    来源:阅读立身网作者:韩兴和 日期:2021/09/16
    一片落叶远远地带走了夏天。 收割过的玉米地的山谷裸露出的空空荡荡,突然显得天地宽阔了许多。老农漫不经心地坐在一块突出宽敞地块的锄头靶子上,...
    查看更多>>
    来源:寨之南作者:暖阳 日期:2020/12/24
    一个叫陈瑞的女人,用她缠绵的歌声,一字一词,填充着空空的房间。...
    查看更多>>
    来源:未知作者:邓力 日期:2021/09/17
    今天是教师节,我想起了我的妈妈,当了一辈子老师的妈妈,她在今年的四月天走了。...
    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